草莓深夜释放你自己污

以往从不正眼看她的演艺课老师,如今对她非常照顾。

上课时,把要点一个个掰开了揉碎了讲,唯恐她听不懂。而在她表演得惨不忍睹时,也绝不批评她,只鼓励她“有进步、比上次好很多了”,简直就像一个慈祥的亲妈。然而,随之而来的,是全班的进度被她一个人拖累。

夏绫路过更衣室时,听见两个练习生在小声抱怨:“夏绫?她算什么呀,不就是仗着身后有董事长撑腰嘛。她学不好演技有什么关系,反正以后有董事长养着,但是我们呢?我们的进度都被她拖累了,这样下去啥时候能出道啊。”

“就是,叫那些走演艺方向的人该怎么活?”

后面还有很多抱怨,夏绫没有往下听。

她觉得内疚极了,以前都没有注意过,原来因为她一个人拖累了全班。同学们在她面前都表现得很大方、善解人意,她第一次发现他们在背后意见很大。

她不想这样下去。

当天,她就去了教务处,告诉校方她要免修演艺课。

她的演艺成绩实在太差了,虽然老师没敢直接说她不是这块料,但她自己有感觉——如论如何努力都吃不了演员这碗饭。既然裴子衡也更希望她专心当一个歌手,那么,放弃演艺是迟早的事。

虽然她才一年级,不在免修范围内,但如今她的背景人尽皆知,教务处当然不敢为难,很快就给她办好了免修手续。她也成了帝皇训练营历史上第一个一年级就拿到免修资格的人。

从此,她把大量的精力放在歌艺、舞蹈上。

她的歌唱天赋惊人,每一曲都让人惊艳,还辅修了乐器课、创作课等等,很快就成为整个训练营里唱歌最出色的人。

紫粉色连衣裙青春美女外拍

她能红。

这是每个人的共识。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年华似水流淌。

她从一个初入训练营的十二三岁小女孩变成了十六岁少女,倾城绝艳,回眸一笑百媚生。如今,整个训练营都是她的天下,老师的嘉许,同学们的崇拜让她如鱼得水,就连来探营的记者也屡屡报道——等她出道那日,一定一鸣惊人。

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出道。

一切听从裴子衡的安排。

这几年,裴子衡越来越忙了,有时候一两个月看不到人影,只能通过报刊杂志得知他的消息。他权威日重,人们提起他名字时越来越敬畏,只有她一如既往把他当成那个温柔的、会在风雪之夜给她系围巾的裴哥哥,对他越来越亲近。

暑假时,她回家。

裴子衡不在家,迎接她的是管家和周妈。

周妈替她拎起箱子进房间,做了好吃的草莓冰淇淋给她:“先生这些日子去巴黎洽谈一个项目,说尽量在下周赶回来。小姐,您先好好休息,先生吩咐我给您换了新的被褥,是上次一个合作方送的白鹅绒,听说很好的。”

夏绫笑笑地说好。

她问:“小雨呢?情况怎么样了?”

“夏雨小姐的手术很成功,再休养一阵子就能回国了,她说她很想您,等回国的时候会给您带礼物的。”周妈想了想,又告诉她,“夏雨小姐在医院里闷得有些无聊,她那边离巴黎近,所以趁着这次先生去巴黎,她也赶去看他了。”

“啊?”夏绫吃冰淇淋的手微微一顿,“她怎么没告诉我?”

“大约是看您课业忙,不想让您担心吧。”

“真是胡闹,”夏绫有些不高兴,撂下银白色的小勺子,“她前两个月才做好手术,现在还处于观察疗养阶段,没事乱跑什么?周妈,你把电话拿来,我要叫她回医院去休息,真是的,裴哥哥什么时候不能见?”

周妈苦笑,恐怕这才是夏雨小姐不愿意告诉她的原因吧。

这些年来,夏绫小姐自己没察觉,但周妈却隐隐觉得两位小姐疏远了。她劝夏绫:“小姐,您这可不就是把我卖了吗?夏雨小姐千叮咛万嘱咐不让我告诉您的,您就当作不知道这件事好不好?”

夏绫还是不高兴,半天,才哼了一声,放下冰淇淋。

“不吃了,没胃口。”

过了一会,她问周妈:“小雨已经在巴黎见着裴哥哥了?他们这些天都在干什么呢?裴哥哥有没有带她到处逛街,她身体不好,受不了的。”

周妈微笑着说:“哪能呢?先生知道您心疼夏雨小姐,怎么会带她乱跑。他工作又那么忙,大部分时间都是让佣人陪着,他自己最多也就晚上和夏雨小姐一起用个餐。”

夏绫这才安心一些。

又不高兴:“小雨真是的,就不能好好回医院躺着?”

周妈说:“她是年轻小姑娘家,长年累月躺医院怕是要闷坏的。”

夏绫轻轻瞪周妈一眼:“在巴黎没人陪她玩,还不是要闷坏?”想了想,她从小沙发上起身,“我给裴哥哥打个电话,去巴黎找他吧,反正我也放假了,过去还能和小雨做个伴。周妈,帮我收拾行李。”

第二天傍晚,她就出现在巴黎裴子衡一行人的下榻酒店。

夏雨看到她,带着一丝病弱气息的脸上露出惊喜的笑意:“姐姐,你怎么来了?好长时间没看到你了,我好高兴。”

夏绫见到她很高兴,但还是训斥她:“该我问你才对,你怎么来了?身体还没好就乱跑,万一出事怎么办?”

夏雨的神色一暗:“对不起。”

低着头,看上去弱不禁风,楚楚可怜,就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一旁,楚琛等人打圆场:“小雨也是闷坏了,小绫,昨天她听说你要来,可高兴了,看了好几遍天气预报,就怕有雨淋着你。刚刚司机去接你时,她还叮嘱司机多带一件外套,就怕你冷着。”

夏绫的脸色这才好了些。

楚琛又微笑:“跟我来,老板给你安排了房间,就挨着他,有很大的浴缸和落地窗。”那间房原本是夏雨在住,但听说她要来,裴子衡就把夏雨安排去了别的地方,把离自己最近的房间给了她。草莓深夜释放你自己污

About Company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Morbi sit amet purus rutrum, vestibulum urna a, elementum nulla. Etiam pharetra nisi sit amet sapien malesuada, non hendrerit arcu pellentesque.

Sample Content

Nam eget placerat justo. Suspendisse quis hendrerit nisl. Nullam eget malesuada dui. Phasellus auctor, justo eu euismod vestibulum, ex nisl mollis elit, ut efficitur mauris turpis ullamcorper nisl. Proin eleifend erat tellus, at feugiat mi pulvinar at.

Get in Touch

  • Address:
    ARINIO GROUP
    WZ-290,Plot No.-8, Commodo
    Aenean Cursus-100002

Powered by WordPress. Theme by Arinio